东北著名大医院,非著名心内科医生。

感动!医生在癌症术后二天,又去给病人做手术

作者:七一从文 阅读:953次 时间:2016-12-28 15:38:00

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位医生,名字叫刘增尧,十年前硕士毕业后,一直在哈医大一院的介入科工作。


介入科医生的日常就是每天穿着厚重的铅衣,在导管室为患者做介入手术,减少患者手术创伤,而代价往往是医生自己的身体健康。


由于在工作中频繁被X射线照射,刘医生近期查出患上了甲状腺占位,恶性可能性很大。但还有很多患者没有处理完,他的术期也是一拖再拖,两三个月就被他这样拖过去了,直到妻子给他下了最后通牒。


他决定在12月21日那天做手术,因为那天是他的生日。手术很顺利,也很成功,然而病理却是最不愿见到的结果--乳头状癌。术后还要进行几个疗程漫长的化疗。



老友做手术,虽然我们在一所医院工作,平时也很难相见。23日那天,我们约好了一起去探望他,可到医院病房的时候却没见到他。


原来,他又披挂上十几斤重的铅服上台去做手术了。一个外地来的老患者,肝脏肿瘤需要介入栓塞,别人都不信,就找老刘医生。为了这份信任和托付,刘医生不顾自己颈部创口的疼痛,毅然去了手术室,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

朋友们事后问他干嘛那么拼,不苟言笑的他回答得云淡风轻:“人家都从外地大老远来了,还能不给做手术就让回去吗?对不起这种信任呐!”


“刚才我在病房看有个患者的引流管掉了,我拿个换药包就给换了药,把管子给接上了,举手之劳。”


我问他:“你不觉得你现在也是病人,也需要休息吗?你的脖子上的管子还没拔,就去给别人换药,接引流管,抻到伤口怎么办!”


他再次轻描淡写地回答:“没那么邪乎!咱是医生,见到有事还能不管吗?”由于颈部疼痛,他说几句话都要歇一歇,皱一下眉头。


我们让他赶紧躺到病床上,刚才的做手术过程,累的他有些气喘吁吁。我们这一帮朋友,一个个看着他心疼地热泪盈眶。


我没见那个手术的患者家属如何请托酬谢,也没有人将这些感人的细节让更多人知道,反倒是中央电视台的药品回扣问题报道将医生这一群体又一次推上了风口浪尖,推上了道德的审判台。


媒体将公众对于医疗制度、医疗费用的所有的愤怒都不加思索的引到医生的面前来,利益仿佛成了这个群体沦落的唯一的原因,而对于他们的生存状态和环境却知之甚少。


像刘增尧医生这样每天穿着几十斤重的铅服,在高强度的辐射源里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做几十台手术的人不在少数;一年365天工作,大年初一也要查房的比比皆是;夜班工作一宿,第二天照常开会上台的都是日常。


我所认识的很多经常接受射线照射的“铅衣人”医生,都出现了一些癌变,他们真的是在用生命来换取病人的健康。


媒体将红包和回扣都做成集体的标签挂在他们身上,堙灭了他们为了从事这一职业的所有的辛劳和付出!这不公平!


《道德经》有云,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当媒体将舆论之恶引向医生的时候,他们依旧如常治病救人,行善一方,正如我的朋友,有情有义,大爱无疆!


刘增尧医生将手术的这一天选在自己生日的当天,笑说要哪天来哪天走,可见他当时的心情有多复杂。我们给他送来生日蛋糕,点上生日蜡烛,含着泪唱起了生日歌,他却没有力气做起来,也没力气说几句话。


我理解他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子,在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承受了多少压力,但我更确信好人一生平安这样的至理名言。


希望如他所言,哪一天来,病痛——就哪天走。


医者仁心,善莫大焉!愿他这样的好人一生平安!早日康复!


(七一从文)


分享:1
向上